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34900金盘算开码结果 > 正文内容

纵观全球产能高效吸附已跻身新一代盐湖提锂的主力解决方案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2-08-17

  基于全球盐湖提锂的产业化实例,我们认为高效吸附提锂已紧随盐田沉淀法,成为全球盐湖 提锂的主力解决方案之一,而且近年来的产业化项目数量在快速增加。

  基于全球盐湖提锂的产业化实例,我们认为高效吸附提锂已紧随盐田沉淀法,成为全球盐湖 提锂的主力解决方案之一,而且近年来的产业化项目数量在快速增加。从资源禀赋、经济性、 ESG、矿权分布、基础设施五个维度看:

  从资源禀赋的角度:对于全球次优品位(锂离子浓度较低、化学组分复杂)的盐湖卤水, 或者位于次优地区的盐湖项目(受地形条件限制无法建设盐田、或者降雨量较大),吸附 提锂是优选的解决方案;即便对于高锂离子浓度的盐湖项目,虽然没有硬性的使用必要, 但吸附依然可以帮助其在有限的抽卤强度下、在有限的盐田面积内,大幅提高回收率和 有效产能,因此也在技改升级的考虑选项之中。

  从经济性的角度:绝大部分绿地盐湖项目的开发资源商均希望抓住锂行业历史性的价格 高位,尽快投产、将项目收益最大化,对于 2021~2022 年通过高溢价收购的新进入者 而言这一点尤其重要,若采用盐田蒸发则逃不开漫长的晒卤周期,因此高效吸附、尤其 原卤吸附成为理想的解决方案。

  从 ESG 的角度:以吸附法为代表的直接提锂工艺可大幅缩小盐田面积,甚至无须建设 盐田(若不生产钾肥),因此环境足迹更低,可尽可能的保持盐湖自然生态的原貌,此外 在生产中受自然因素(雨雪、山洪)的干扰也较小。

  从矿权分布的角度:在南美“锂三角”,不乏在同一个盐滩上存在错综复杂多家公司的多 家矿权的情形,将其兼并整合并不容易,若各自开发、全部建设盐田又并不现实,我们 认为采用原卤吸附提锂将是解决方案之一。

  从基础设施的角度:吸附法等“工业化连续生产”要求矿区具备更加完备的电力、天然气 保障,因此部分资源商选择在一期产能中采用蒸发沉淀等成熟工艺,待初期投产、陆续 补齐基础设施后,再在二期产能或者技改优化中进阶采用吸附法等新工艺。

  Livent(前身 FMC Lithium)位于阿根廷 Hombre Muerto 盐湖的 Fnix 提锂设施是全球最早 采用吸附提锂工艺的产业化案例。Livent 在 1986 年就 Hombre Muerto 盐湖开发与阿根廷政 府签署协议,1998 年具备较高技术含量的选择性吸附提锂装置实现商业化生产,为公司在后 端的全球氢氧化锂、金属锂、丁基锂生产基地提供了低成本、高品质的基础锂盐供应。尽管 Hombre Muerto 盐湖完全可以采用传统的沉淀法提锂,但 Livent 作为一家以领先技术 为豪的老牌锂深加工生产商,当时出于创新精神以及对于提锂效率的重视,决定成为吸附提 锂的先行者。后续公司从美国陶氏处购买了铝系吸附材料的专利,并通过自研更新开发出了 选择性净化吸附法。该工艺可以让提锂生产具有更短的生产周期、更低杂质的产品以及更小的盐田面积,提升了快速扩能的效率,并降低了初始资本投入。尽管在投产后经历了漫长、 曲折的磨合期,但依然不妨碍其成为了创新提锂技术的践行者,并成为了全球少有的、能利 用盐湖碳酸锂苛化生产高品质单水氢氧化锂的厂商。截至 2021 年底,Livent 已具备碳酸锂 2 万吨,2023 年碳酸锂规划扩大至 4 万吨、2025 年实现 7 万吨,2030 年远期规划目标实现 碳酸锂 10 万吨。同时,公司也正与包括 E3 Metals 等第三方工艺提供商或自行研发来进一 步技改优化,实现收率、能耗的再优化等。

  在 Hombre Muerto 盐湖采用自主开发的选择性净化吸附法(专利工艺),需要先将 600ppm 的卤水利用提取井抽取,并在小型盐田中蒸发浓缩至一定浓度,再进入吸附车 间进行提锂。该工艺至少具备两方面的优势:(1)大幅提升生产效率,可让碳酸锂的生 产周期缩短至 4-9 个月,相比之下,SQM 与 Albemarle 在智利 Atacama 盐湖采用传统 的碳酸盐沉淀法,晒卤周期长达 12-18 个月;(2)采用先晒卤、后吸附,大幅降低了所 需要的盐田面积,并且锂回收率较高(可达 80%,传统仅为 30%-50%)。但该工艺的主 要弊端在于淡水消耗量大,同时需要额外耗能,二者在当地均较为稀缺。此外,与固体 锂矿不同,盐湖资源在地表下是流动、相通的水体,若在提锂过程带入较多的淡水,将 淋洗和脱附后的尾液回注盐湖后,容易造成卤水锂离子浓度被短期稀释的困扰。与后来 大多数的盐湖提锂项目相似,Hombre Muerto 投产后经历了痛苦的、漫长的磨合周期, FMC 一度需要大规模外购氯化锂等原料来支撑后端的深加工生产。

  近年来,基于 ESG 因素,Livent 对其选择性吸附工艺进行了持续优化。一方面降低了 提锂的淡水消耗量,另一方面,计划在未来采用直接提锂(不再需要晒卤)、逐步退役大 型的预蒸发池,仅保留较小面积的盐池用于存放吸附后的含锂老卤,从而进一步提升效 率、降低盐田的维护成本。此外,Livent 还与从事直接提锂(离子交换)、油井卤水提锂 开发的 E3 Metals 公司进行合作,后者的技术特点在于前端可一步同时实现富集和除杂, 并在后端采用电解生产氢氧化锂。

  中国的锂资源量位居全球第六,卤水类型的锂资源占中国锂资源潜力近八成,但青海的盐湖 卤水属于高镁锂比低锂离子浓度类型,资源禀赋远不及南美的一二线盐湖,西藏盐湖虽不乏 禀赋优越者,但均处于生态脆弱的高原高寒地区,而且西藏作为亚洲水塔和一片净土,因此 也难以简单复制南美盐湖经典的沉淀法提锂。经过数十年磨一剑的工业化试验,尤其伴随中 国新能源车需求的爆发式增长、持续的大规模资本投入、以及专业提锂技术服务商的进入, 青海因禀赋并不占优反而成为全球盐湖提锂的技术高地,多元提锂技术的开发以及产业化应 用已全球领先,同时技术开始外溢至西藏,正在加速西藏盐湖资源的开发。

  我们认为,青海盐湖提锂已完成从 0 到 1 的发展阶段,各主力盐湖的工艺路线均基本定 型,仅存在一定的优化空间,产能建设已进入从 1 到 N 的扩张期。同时,青海的盐湖提 锂已从边际供应走向主流,例如蓝科锂业等已经在国内的碳酸锂市场上具备较强的定价 权。同时,在“加快建设世界级盐湖产业基地”的重大指示下,青海省大力发展盐湖产 业的政策思路和顶层设计也更加清晰明确。在技术趋势上,“原卤吸附”开始获得更多的 认同,2023 年在一里坪、大柴旦、西台盐湖上有望得到商业化验证。

  基于青海的盐湖提锂技术发展已形成外溢效应,正在加快西藏盐湖的开发进度。西藏拥 有多个锂离子浓度、镁锂比理想的盐湖,淡水补给充足,且多存在地表卤水,储量置信 度更高,此外西藏还拥有数量众多的矿化度更低的盐湖。西藏盐湖开发困难重重的主要 原因在于基础设施薄弱、尤其缺乏工业用电,而且矿区海拔普遍在 4400 米以上,条件 艰苦、环保苛刻。整体而言,我们认为西藏盐湖的全面大开发尚不可期,但在导入全新 盐湖提锂技术以及“光伏+光储”清洁能源的加持下,扎布耶等标杆项目的建设进展值得 期待,麻米错、拉果错、当雄错、结则茶卡等优质盐湖的开发也有望取得积极进展。

  青海察尔汗盐湖盐湖股份:蓝科合资平台建成 3 万吨碳酸锂、盐湖再自建 4 万吨锂盐

  盐湖股份深耕青海察尔汗盐湖的资源综合开发,利用提取完钾肥后的老卤尾液进行提锂,历 经 12 年的耕耘,已成为国内最大的盐湖锂资源生产商、是青海盐湖提锂的骨干企业。目前 公司旗下在产的锂业平台是 51.42%控股的蓝科锂业,采用吸附+膜分离浓缩的耦合技术,蓝 科锂业已具备合计年产 3 万吨的碳酸锂产能,其中老线 万吨;在蓝科合资平 台之外,2022 年 5 月末盐湖股份披露将新投建 4 万吨的基础锂盐项目(包括 2 万吨碳酸锂、 2 万吨氯化锂);加上尚在中试阶段的盐湖比亚迪合资公司的 3 万吨碳酸锂项目(盐湖股份 49.5%控股),未来全部建成后,我们预计在 2025 年前后盐湖股份控股的锂化合物总产能有 望扩大至 10 万吨/年。

  察尔汗盐湖总面积 5856 平方公里,是中国最大的可溶钾镁盐矿床、也是全球最大的盐 湖之一,整体拥有氯化钾储量 5.4 亿吨、氯化锂储量 1204.2 万吨、氯化镁储量 40 多亿 吨,盐湖股份的采矿权集中在察尔汗盐湖铁路以西,总共拥有察尔汗盐湖约 3700 平方 公里的采矿权,覆盖核心区段。按氯化钾年产 500 万吨,每年可产生老卤量约 2 亿立方 米,其中含锂折氯化锂达到 20~30 万吨,具备建设大规模提锂产能的资源保障。

  蓝科锂业是青海盐湖提锂的领军企业,通过十余年的耕耘和打磨,吸附提锂+膜分离浓 缩的耦合技术已突破从“超高镁锂比、低锂含量”卤水提锂的难题(实现镁锂比从 500:1 到 4:1 的关键分离)。回顾发展历程:(1)2007 年盐湖股份与核工业北京冶金研究所合 资成立蓝科锂业,尝试采用吸附法提锂,但工艺关键环节吸附剂制造成本和破碎率过 高,导致进展不顺;(2)2010 年青海佛照锂和青海威力通过技术入股、老股受让和现金 增资,向蓝科锂业引入俄罗斯的吸附剂技术,实现提锂关键技术的初步突破;(3)此后, 蓝科锂业仍然经历了近 8 年的优化升级,经过填平补齐工程,2018 年首次实现年产 1 万吨碳酸锂装置满产、并启动年产 2 万吨/年电池级碳酸锂的扩能建设,2021 年中期实 现 2 万吨项目日产百吨。(4)吸附+膜已充分印证其工艺成熟度和生产稳定性,2019 年、 2020 年、2021 年和 2022Q1 碳酸锂产量分别达到 1.13 万吨、1.36 万吨、2.27 万吨和 0.7 万吨,销量分别达 1.13 万吨、1.38 万吨、1.92 万吨和 0.67 万吨。我们判断,通过 回收率优化等途径,蓝科锂业的产能具备小幅优化提高的空间。

  青海察尔汗盐湖藏格锂业:采用高效的连续吸附提锂,建成 1 万吨碳酸锂产能

  藏格矿业成立于 2002 年,2007 年实现对于察尔汗铁路以东 13 家钾肥企业及青海昆仑矿业 的整合、开启钾肥资源开发的历程。公司拥有青海察尔汗盐湖铁路以东矿区的钾盐采矿权证, 采矿权面积 724.35 平方公里(有效期至 2029 年 12 月),占察尔汗大盐湖总面积的近 2/5, 氯化钾评估利用储量约 6700 万吨,氯化锂资源储量约 200 万吨。此外,公司持有柴达木盆 地以西的大浪滩矿区探矿权,面积 492.56 平方公里,可作为未来的资源储备,此外还通过藏 青基金间接参股西藏的麻米错盐湖。

  藏格矿业旗下藏格锂业于 2017 年成立,2018 年陆续与蓝晓科技、启迪清源等专业的锂业服 务商合作,采用“精滤-连续吸附除杂(铝系吸附剂)-钠滤除杂-反渗透浓缩-离子交换除杂MVP 浓缩工艺”,成功实现超高镁锂比、低锂离子浓度卤水中的镁锂分离,获得锂含量30g/L 的高纯氯化锂溶液(据公司披露上述环节回收率在 80%以上)生产碳酸锂,提锂后的尾卤回 注察尔汗,形成循环,此外产线还新增萃取对于沉锂母液进行回收,提高收率。由于察尔汗 大盐湖的锂离子浓度自西向东递减,相较毗邻的盐湖股份,公司提钾尾卤中的锂离子浓度更 低(仅约 50ppm),因此需要更高效的吸附剂以及吸附装置,反而倒逼、促进了其提锂技术 的发展,目前藏格团队在吸附的应用实践上已处于行业领先水平,吸附段收率可达 75-80%。

  公司规划 2 万吨碳酸锂中的一期年产 1 万吨产能(10 条产线 吨,产能利用率约 76%,22Q1 的产销量分别为 1755 吨 和 2153 吨,2022 全年计划达到 1 万吨的碳酸锂产量目标、并力争实现 1.1-1.2 万吨。鉴于 客观的资源禀赋,我们预计公司未来在察尔汗盐湖上的产能将维持稳定。

  青海东台吉乃尔盐湖东台锂资源:禀赋上佳,电渗析法 2 万吨碳酸锂产能成熟稳定

  东台吉乃尔盐湖位于青海柴达木盆地西部,属于硫酸镁亚型盐湖,海拔 2683 米,是一座特 大型硼矿、超大型锂矿以及中型规模钾矿,其卤水组分对于提锂较为理想,在青海属于优质、 较高品位的盐湖卤水。东台吉乃尔盐湖矿区面积达 314.2 平方公里,据储量核实报告,剔除 2018/7/31~2021/11/30 期间生产动用量后,保有资源储量为:卤水量 66748.87 万方,氯化 锂孔隙度储量 202.28 万吨(折合 176.19 万吨 LCE),氯化锂浓度 3030.48mg/L(折合锂离 子浓度约 494mg/L)。东台锂资源采用电渗析工艺提锂,工业娴熟稳定,碳酸锂产品品质达到“盐湖电池级”标准。相 比青海其他技术路线,电渗析的优势在于淡水消耗量较低,但对于卤水的锂离子浓度有一定 要求。前期东台盐湖未能满产,主要受制于权证原因(探矿权需转为采矿权),导致采卤受限, 在 2018 年采矿权落地后,采卤区又遭遇降雨、洪水的稀释,一度需依靠老卤库存维持生产, 目前东台的采卤已恢复、并正在扩大卤水渠道系统。

  东台盐湖初期的产业化开发由青海锂业主导,之后并入新成立的东台锂资源公司。截止 2021 年,东台锂资源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青海锂业(股权 74.5%)合计具备碳酸锂名义年产能 2 万吨、实际产能 1.6 万吨,2021 年实现碳酸锂产量 10225 吨,2022 年产量计划 1.2 万吨。着眼未来规划:(1)2022-2023 年新增 1 万吨碳酸锂及建设 3 万吨硼酸产线)据东台吉乃尔盐湖锂硼钾矿的开发利用方案,30 万吨硫酸钾生产线 亿元,后期将视资金情况再行考虑建设。我们认为,东台盐湖的工艺娴熟,但在经历了长期 的开采后,未来前端的卤水充裕度将决定其实际产能。

  青海西台吉乃尔盐湖中信国安锂业:未来青海的主要增量之一,从煅烧到膜法迎来蜕变

  西台吉乃尔盐湖位于柴达木盆地中部,毗邻东台吉乃尔盐湖,总面积约 570 平方公里,海拔 约 2681 米。青海国安(中信国安锂业母公司)拥有西台吉乃尔盐湖主体的采矿权,面积约 493 平方公里,矿区内地形开阔、平坦,周边道路交通与天然气等基建完备,同时也具备配 套的采输卤及盐田系统。根据 2017 年的资源量评估,西台盐湖拥有资源储量(固体保有+液 体孔隙度):氯化钠 49 亿吨、氯化镁 1.53 亿吨、氯化钾 4199 万吨、氯化锂 263 万吨(229 万吨 LCE),其中锂离子浓度约 210mg/L,镁锂比约 62:1,在 2020 年储量核减后,保有的 液体矿氯化锂孔隙度资源量为 235 万吨(205 万吨 LCE)。中信国安早在 2007 年通过自主研发的煅烧法技术实现了从高镁锂比盐湖进行锂资源的提取, 也是青海最早一批实现锂资源商业化开发的生产商。煅烧法是一个具有争议、利弊兼具的路 径,在早期的商业化尝试和技改过程中消耗了大量的 Capex,但近年来通过持续优化,环保 排放已达标、产品品质显著提升,中信国安锂业已成为目前青海盐湖中唯一可生产“国标级” 电池级碳酸锂的生产商。

  青海西台吉乃尔盐湖恒信融锂业:外购老卤生产,青海导入膜法的先行者

  青海恒信融锂业科技于 2014 年成立,在青海首次商业化引进在水处理领域拥有广泛应用的 膜工艺,低污染、高回收率提取碳酸锂,每年可综合利用卤水 100 万方,2015 年在西台园 区年产 2 万吨膜法碳酸锂项目开始建设,配套公辅工程,占地 380 亩,总投资 66476.68 万 元,2017 年 10 月底投料试车成功,2018 年验收通过,在青海成功开辟了技术新路径。恒信融锂业主要依靠外购中信国安的脱硼卤水,采用纳滤反渗透膜法提锂、即利用专用的锂 镁分离膜得到大于 550ppm 的低镁卤水,之后陆续通过浓缩、沉锂、干燥形成碳酸锂成品, 副产氢氧化镁。目前公司正推进二期向“吸附+膜法”的组合工艺升级,有望进行深层原卤提 锂。2019 年公司利用产线的沉锂母液进一步补充了年产 6000 吨的磷酸锂产能,2020 年总 产量接近 4000 吨,2019 年与韩国 ECOPRO、中能旺达国际贸易公司签订长期战略合作协 议。2021 年 12 月富临精工已完成以 3.3 亿元实施对恒信融 9%股权的收购,后续有望通过 增资等方式将股权提升至 31.7496%。制约恒信融锂业产量的核心瓶颈在于上游资源,围绕资源储备,公司 2019 年获得面积 394.26 平方公里的西台吉乃尔盐湖东北深层卤水钾矿的探矿权,并积极进行采矿权申请准备。但抽 取深层卤水需深度打井、并进行增压,还需确保抽卤的持续性,开采所需资本投入较大,未 来的经济性开采有待观察和验证。

  青海一里坪盐湖五矿盐湖:年产 1 万吨碳酸锂高效达产,原卤吸附上线将提高产能

  一里坪盐湖坐落在青海西台盐湖的西侧,形成与东台盐湖、西台盐湖同源,也是海西最后一 块整装开发的大型盐滩。一里坪盐湖目前由五矿集团 51%控股,采用“膜法梯度耦合”提锂技 术(主体纳滤膜、反渗透工艺与恒信融类似,但具备电渗析除硼),2019 年 1 万吨碳酸锂产 能已经投产。整体而言,一里坪盐湖的锂离子浓度、储量低于东台、西台盐湖,同时卤水中 的镁锂比较高(97:1),但我们认为依然属于一个稀缺的优质资产,主因其资源数据详实,团 队先后积极论证和采用了膜法、老卤吸附、原卤吸附等各项先进的技术和系统装置,技术经 验丰富。但在客观上,一里坪的实际产能将受到前端的抽卤状况、原卤充裕度的影响。

  一里坪盐湖位于青海省海西州柴达木盆地中的西部区域,为硫酸镁亚型盐湖,卤水富含 钾、锂、硼、镁等元素,铷含量高,平均锂离子浓度约 150mg/L。一里坪盐湖总孔隙度 资源量约 98480 万方卤水,含氯化锂 189.7 万吨、氯化钾 1865.87 万吨,总给水度资源 储量 46920 万方卤水,含氯化锂 92.074 万吨、氯化钾 900.36 万吨。截至 2020 年 4 月,盐湖历年已使用消耗的资源量为氯化锂 2.379 万吨、氯化钾 84.9 万吨,库存资源 量及盐田在线 万吨。➢ 五矿盐湖是一里坪盐湖上唯一的资源商,具备 30 万吨氯化钾和 1.4 万吨碳酸

  梯度膜分离耦合:一里坪盐湖采用的膜法工艺是将中科院盐湖所的“梯度耦合膜分离技 术”和德国弗莱贝格工业大学“多级锂离子浓缩高镁锂比卤水提锂技术”相结合。通过分段 结晶滩晒得到老卤,在提钾后,将氯化镁卤水进行多级蒸发结晶和脱镁后再进一步浓缩、 分离、沉淀、蒸发、等步骤得到碳酸锂成品。

  原卤吸附:2021 年 5 月五矿盐湖的“盐湖原卤高效提锂技术研究项目”通过科技成果 评价,核心亮点在于,一改“先经过盐田摊晒析出钠、钾得到老卤,再进入车间进行镁 锂分离并浓缩提锂”的经典流程,转变为“提锂前置”,实现钠、镁、钾与锂的同时分离及 浓缩脱硼提锂,从而可大幅减少锂在盐田系统中的损失、显著提高锂的一次收率,理想 情形可从原来约 35%提升至 70%,同时可将晒卤-提锂生产周期从 2 年缩短至约 20 天, 此外应用连续离交设备提高了装置效率和自动化水平。

  青海大柴旦盐湖大华化工:亿纬入股,升级萃取产线、新建吸附产能积极扩能

  青海大柴旦盐湖坐落于柴达木盆地的北部区域,是一个典型的青藏高原硫酸盐型盐湖,矿床 面积约 240 平方公里。大柴旦大华化工持有大柴旦盐湖 89.75059 平方公里的采矿权,截至 2020 年底,保有液体矿控制及推断资源量为氯化钾 324.21 万吨、氧化硼 51.41 万吨、氯化 锂 29.392 万吨、氯化钠 4989.97 万吨、硫酸镁 889.757 万吨、氯化镁 1841.149 万吨、溴 1.177 万吨,保有固体矿控制及推断资源量为硫酸钠 12594.05 万吨、氯化钠 56149.55 万吨。在亿纬入股前,大华化工下属的兴华锂盐(持股 51%)是依托大柴旦盐湖进行提锂的主要企 业,2016 年由大华化工、柴达木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合资成立,建成产能为萃取法年产氯化锂 1 万吨、氢氧化锂 2000 吨、碳酸锂 3000 吨和硼酸 2.5 万吨。整体来看,在上游,大华化工 通过多个平台拥有钾肥、镁肥、氯化锂产能,在下游,大华控股的金昆仑锂业在格尔木市建 设了年产 1000 吨的金属锂产能(未来规划年产能 3000 吨),围绕大柴旦盐湖构建了一套盐 湖资源循环的产业链。

  2021 年 7 月,亿纬锂能收购大华化工 5%股权,同时其控股股东西藏亿纬控股收购大华 化工 29%股权,成为大华的第二大股东,本次交易中核心资产大柴旦湖(A 区)硼钾矿采矿 权评估价值约 28.46 亿元。此外,亿纬锂能通过竞拍和受让合计获得兴华锂盐 49%股权,并 收购大华化工下属的金昆仑锂业 28.125%股权,还与金昆仑在青海成立新合资公司金海 锂业,由亿纬控股 80%、金昆仑参股 20%。在引入亿纬作为战略股东后,围绕大柴旦盐湖的 产能建设显著加速。在解决资金问题后,未来大柴旦的锂盐产量主要取决于资源禀赋。(报告来源:未来智库)

  青海巴仑马海盐湖锦泰钾肥:低钾高钠的中小盐湖资源,老线萃取、新线吸附

  巴仑马海盐湖位于青海省冷湖镇,坐落在柴达木盆地的北部边缘,属于高钾低钠盐湖。成立 于 2004 年的锦泰钾肥是巴仑马海矿区的主要生产商,已开采钾肥多年,拥有马海卤水钾矿 采矿面积约 197.96 平方公里,以及探矿权面积 174 平方公里。锦泰钾肥通过子公司锦泰锂 业(2016 年成立)进行提锂,规划 1 万吨碳酸锂产能,于 2017 年中旬获得环评批复。锦泰锂业的老线为萃取工艺,新线 吨碳酸锂,采用萃取法, 由锦泰钾肥自建,2016 年 6 月开工、2017 年 7 月投产,通过盐田蒸发剔除钠盐、钾盐、光 卤石和部分镁,浓缩形成老卤,再进行离心萃取进一步剔除硫酸根等杂质。(2)二期年产 7000 吨与蓝晓科技签约,换用吸附+膜浓缩组合工艺,并辅以除硼、母液回收等提高品质增加效率 的精控单元,为锦泰提供完整的产线建设和运营服务。二期的 7000 吨又细分为 3000 吨、 4000 吨两套生产线 吨建设运营协议已在 2021 年 9 月 启动。2020 年公司针对应用工艺、系统集成等多环节对产线进行了优化,在后续建设过程中 新增了包含除硼、母液回收在内的诸多新型技术单元,并对吸附材料进行了改良。

  西藏扎布耶西藏矿业:全球罕见的碳酸盐型盐湖,积极扩大产能、开展钛系吸附中试

  扎布耶盐湖位于青藏高原腹地的日喀则仲巴县西北端,海拔 4422 米,由北部的地表卤水湖 和南部的半干盐湖组成,湖区总面积达 247 平方公里。作为一座全球罕见的碳酸型盐湖,不 仅锂离子浓度高、镁锂比极低,还富含硼、钾、铷等多种资源。西藏矿业持有扎布耶盐湖的 独家开采权,截至 2021 年控制 50.72%股权,盐湖的参股股东还包括天齐锂业、比亚迪等, 目前中国宝武钢铁集团已成为西藏矿业的实控人,持股比例 22.27%。扎布耶一期建成 7000 吨“锂精矿”产能、将技改升级至 1 万吨,建设中的“新二期”项目采用膜法工艺,将新增 1.2 万吨碳酸锂产能,至 2025 年西藏矿业有望形成 3~5 万吨的锂盐总产能。

  根据 2021 年 11 月底的公告更新数据,扎布耶的碳酸锂保有资源储量为 178.8 万吨,可 信储量为 57.2 万吨,锂离子浓度在 420~1610mg/L 之间(部分文献采用 800mg/L 的平 均口径),北部地表卤水和南部晶间卤水的锂离子浓度均较高,且镁锂比低至 0.015。此 外,扎布耶的共生矿种还包括氯化钾和氧化硼,氯化钾的保有资源储量为 1592.6 万吨、 可信储量为 563.8 万吨;而氧化硼的累计查明资源储量为 962.9 万吨。

  一期太阳池法:扎布耶作为锂离子浓度高、镁锂比极低的碳酸盐型盐湖,可通过较简易 的流程产出粗碳酸锂,但卤水组分也导致其锂含量不容易进一步富集,在蒸发各阶段容 易分散析出。基于卤水特性,经过自 1980 年代初开始的长期摸索,扎布耶一期采用了 太阳池结晶工艺,一般在冬季收好锂盐后进行灌卤,然后经过三个季度的蒸晒后,再到 次年冬季收盐,且没有淡旺季之分。太阳池法巧妙的利用“碳酸锂在水中的溶解度随着温 度的升高而降低”进行提锂,在矿区生产品位约 65%的碳酸锂结晶体(公司称之为“锂精 矿”,实际品位在 50~70%间波动),之后将“锂精矿”运输至后端的甘肃白银扎布耶锂盐 厂,经调浆等流程后形成精矿料浆,最后利用苛化-碳化法进行提纯生产碳酸锂和氢氧化 锂产品。扎布耶一期产能于 2006 年完成产业化验收,但此前一直面临气候、盐田渗漏 等问题的困扰,但在宝武集团入主后,整体管理和经营得到显著改善,一期产能已从5000 吨优化提升至 7000 吨/年(2021 年实际产量 9016 吨),未来将通过动态兑卤、铺膜等 方式进行技改,至 2023 年将进一步提升至 10000 吨/年(折合 5000~7000 吨 LCE)。此外,公司于 2022 年 5 月披露计划挂牌转让白银扎布耶锂盐厂的股权,未来将直接销 售“锂精矿”。

  西藏麻米错盐湖藏青基金:高原上富锂盐湖中的明珠

  麻米错盐湖位于西藏阿里地区改则县西南处,处于藏北高原区,湖面面积 110.4 平方公里, 湖面海拔 4343 米,属于硫酸镁亚型盐湖,蕴藏大规模的锂、硼资源。盐湖采矿权(电子采 矿权证)由西藏阿里麻米措矿业持有,矿权面积覆盖 115.36 平方公里,麻米措矿业由藏青基 金控股、藏格矿业穿透参股。当前盐湖开发主要交由藏格矿业推进,计划采用吸附+膜法耦合 工艺,设计年产 5 万吨碳酸锂,目标于 2022 下半年启动建设、规划 2023 下半年建成试生 产,我们预计其开工时间将在很大程度取决于立项和纸质采矿权证的获取进展。

  麻米错盐湖于 1993 年由西藏地质矿产局第五地质大队首先进行地质普查,2011 年完成 详查报告。探获氯化锂资源量(液体卤水矿+潜卤水矿)250 万吨,折合碳酸锂当量 218 万吨,镁锂比仅为 3.97:1。盐湖中液体卤水矿占比 98%,对应氯化锂浓度 5644mg/L, 折合锂离子浓度 920mg/L,此外还含有丰富的氧化硼、氯化钾、铷铯等资源。

  西藏拉果错盐湖紫金矿业:麻米乡的另一座优质盐湖资源,拟将晒卤方案调整为吸附

  拉果错盐湖位于西藏阿里地区改则县南约 60 公里的麻米乡境内,地处藏北高原西部,海拔 约 4467-4800 米,湖区面积 95.6712 平方公里,具有丰富的锂、钾、镁、钠等资源,目前拥 有电子采矿证。此前,盐湖开发主要由盾安环境旗下的金石矿业推进,2022 年 5 月紫金矿业 作价 48.97 亿元将金石矿业收入囊中、获得项目 70%权益并主导开发,将积极推进纸质采矿 权证的获取,一期规划碳酸锂产能 2 万吨、二期规划扩大至年产 5 万吨。

  拉果错盐湖杂质较低且根据 2012 年藏国土资储备备案资料,盐湖保有资源量折碳酸锂 214 万吨(由于是湖水含锂,其资源量即可视为储量),平均锂离子浓度 270mg/L;镁锂 比3.32:1,伴生氧化硼382万吨、平均含量2.57g/L,氯化钾744 万吨、平均含量5.13g/L, 以及氯化钠、氯化镁、氧化铷、氧化铯,其中碳酸锂、氧化硼、氧化铷、氧化铯均达到 大型规模。

  在基础设施配套上:(1)110 千伏国家电网线路已到达改则县,从改则县到麻米乡的 35 千伏电网已接通,工业用电可从改则县引至矿区,直线 公里,但阿里地区电 力总功率小,不能满足矿区开发用电需求,鉴于矿区的地形条件较好、光照充足,可建 设光伏发电及储能系统;(2)湖区南侧有美藏布、雄布卡河两大全年性河流,北侧地形 平缓开阔,为产能建设与生产提供了充裕的淡水与空地,适用于吸附剂的锂离子洗脱, 有助于成本优化;(3)盐湖西距麻米乡约 38 公里,从改则县向东行 920 公里与青藏公 路和青藏铁路相接,由相接处南行 390 公里可达拉萨,北行 790 公里可达青海格尔木 市,交通尚便利、但路途较远。

  原开发方案:拉果错的证载生产规模为年产 1 万吨碳酸锂,2016 年设计的原开发利用 方案为,在拉果错盐湖现场采用水泵抽取卤水,在盐湖东岸建设盐田,卤水经管道运输 至盐田滩晒后获得富锂老卤,经汽车运输至青海格尔木,在格尔木藏青工业园生产碳酸 锂和钾肥产品,碳酸锂生产规模 1 万吨/年。

  西藏结则茶卡盐湖国能矿业(西藏城投):与蓝晓合作、推进 1 万吨吸附氢氧化锂产能

  结则茶卡盐湖位于西藏阿里地区,采矿权归属于西藏国能矿业,西藏城投对其持股 41%,蕴 藏着丰富的锂、钾和硼等资源。结则茶卡盐湖与同属国能矿业旗下的龙木错盐湖相距约 100 多公里,两座盐湖的氯化锂资源量合计 448 万吨,折合 LCE 为 390 万吨,锂离子浓度约 129- 191mg/L。国能矿业已就结则茶卡盐湖的开发与蓝晓科技签订了 1 万吨氢氧化锂委托加工合 同,由蓝晓科技负责整线建设及运营,并与亿纬锂结为合作方,一期 1 万吨规划 2023 年底 完成建设,之后视情况推进二期、三期产能,每期各 2 万吨氢氧化锂。

  结则茶卡盐湖位于西藏阿里地区日土县的东汝乡,海拔 4600 米,是一个优质的碳酸型 盐湖,地表卤水面积 99.6 平方公里。根据储量核实报告,结则茶卡的 332 控制资源量:氯化锂约 231 万吨,平均锂离子浓度 191mg/L,规模较大且禀赋优异;氧化硼 161 万 吨,平均硼浓度 821mg/L;氯化钾 980 万吨,平均钾浓度 4984mg/L。

  龙木错盐湖位于西藏阿里地区日土县东北方向,海拔 5100 米,属于氯化物型盐湖,地 表卤水面积 100.91 平方公里,地表卤水体积约 27.34 亿立方米。根据公告,龙木措盐 湖的地表卤水的矿物组分以硼为主,共生矿物包括锂、钠和钾。其中 332 控制资源量中:氯化锂约 217 万吨,对应平均锂离子浓度为 129mg/L;氧化硼为 170 万吨,对应硼浓 度为 620mg/L;氯化钾为 1859 万吨,对应钾浓度为 6802mg/L。

  西藏捌仟错盐湖金圆股份:率先导入电化学脱嵌法,将为行业提供参考样本

  金圆股份前身系吉林省轻工业进出口公司,1994 年上市、2022 年正式确定战略将以锂资源 作为核心、固危废资源处理和稀贵金属综合回收利用并重,并计划择机逐步退出原建材水泥 主业。西藏捌仟错盐湖是公司目前主要发力的项目,导入的电化学脱嵌法巧妙应用了类似锂 电池的工作原理进行提锂,为藏区低矿化度的盐湖提锂提供了新思路。该工艺产业化尝试的意义较大,实际进度则尚待验证和观察。目前项目已建成 2000 吨碳酸锂当量的现场扩大试 验装置、正在进行调试,规划于 2022 年底进一步完成 8000 吨装置的建成投产。

  2021 年 9 月以来,公司披露拟通过子公司金圆新能源、陆续收购西藏阿里辰宇矿业 51% 股权(尚在洽谈中)、阿里锂源矿业 51%股权(已完成)和西藏和锂锂业 51%股权(锂 加工产能,尚在洽谈中),若上述交易全部完成、将获得吉布茶卡盐湖和捌仟错盐湖的采 矿权。此外,2022 年 6 月公司披露拟收购阿里锂源矿业剩余的 49%股权,从而将获得 锂源矿业 100%的股权。阿里锂源矿业除了捌仟错盐湖,还持有改则县查波错盐湖采矿 权,但此矿区在西藏羌塘自然保护区实验区,正申请调出保护区。

  捌千错盐湖位于西藏革吉县文布当桑乡,湖面海拔 4956 米,盐湖卤水面积 15.24 平方 公里,采矿权登记面积为 24.5484 平方公里(开采矿种硼、锂、钾),采矿权已转移至 革吉锂业名下。根据 2021 年《资源储量核实报告》,西藏自治区革吉县捌千错盐湖矿区 硼锂钾矿保有资源储量(以丰水期地表卤水保有资源量、浅藏卤水孔隙度及固体硼矿保 有资源量统计)硼(B2O3)15.1 万吨、锂(LiCl)18.6 万吨、钾(KCl)41.5 万吨。

  西藏当雄错盐湖西藏旭升矿业:另一个稀缺碳酸盐型,锂离子浓度 330mg/L

  当雄错盐湖,又名当穹错,位于西藏那曲地区尼玛县,地处青藏高原西南部,湖面海拔 4475 米,湖区面积约为 318 平方公里,地表卤水面积 55.53 平方公里,属于中度碳酸型盐湖,湖 区卤水中钠、钾、锂、硼、溴等矿产含量丰富。根据 2010 年当雄错盐湖的《表面卤水锂矿资 源储量核查报告》显示,主矿产氯化锂约 85.88 万吨(折合 LCE 为 74.8 万吨),达到大型锂 矿工业规模,根据文献记载,锂离子浓度达到 330mg/L、钾离子浓度约 8000mg/L。此外, 共生矿种硼、溴、铷、硫酸钠达到大规模,氯化钾、碱等为中型规模。成立于 2003 年的西藏旭升矿业持有当雄错盐湖的采矿权证(电子采矿证),控股股东为西藏 正沃新能源(西藏融汇投资全资子公司),持股 65.38%,持有矿权面积约 88.99 平方公里。根据《当雄错锂钾硼综合开发项目(一期工程)》环评披露,2017 年旭升矿业曾投资 4.86 亿 元实施开采,对应年产规模为碳酸锂 2.675 万吨,并配套生产硼砂 10 万吨、氯化钾 24 万吨 和纯碱 17 万吨,目前项目正在引进战略投资者,之后有望逐步启动开发工作。

  西藏扎仓茶卡盐湖西藏鹏程矿业:三个湖区,资源规模不可小视,锂离子浓度达 635mg/L

  扎仓茶卡盐湖位于西藏阿里地区革吉县,处于藏北高原之中,海拔约 4300-4400 米。盐湖总 体呈近东西向展布,东西长约 33km,南北宽约 10-15km,由三个湖区组成。扎仓茶卡盐湖 最早在 1960 年前后被发现,湖内富含硼、锂、钾、铷、铯等元素,属于硫酸镁亚型盐湖,最 早开发以硼矿为主,始于 20 世纪 80 年代。扎仓茶卡盐湖的采矿权(硼矿、及其伴生矿)为西藏鹏程矿业持有,氯化锂地表资源量在 6.8- 8.4 万吨之间(折合 LCE 为 5.9-7.3 万吨),对应氯化锂浓度约为 2944-3393mg/L(折合锂离 子浓度 480-553mg/L);而地下卤水的氯化锂资源量超过 330 万吨(折合 LCE 为 287 万吨), 达到特大型锂矿床规模,对应氯化锂浓度约 3898mg/L(锂离子浓度 635mg/L)。

  根据西藏自治区的地质勘查规划,西藏北部盐湖盐类沉积矿床,以固液并存的盐湖矿床分布 广泛、数量众多,在考虑到对于藏北自然保护区的规避后,工作重点主要围绕在两个区域:(1)班公错怒江断裂带及其次一级断裂附近:该带发育有规模巨大的地热异常区,湖盆众 多,成矿条件良好,目前已经评价较好的盐湖有扎仓茶卡、麻米错、拉果错,具有较高找矿 前景。(2)冈底斯念青唐古拉板片以北地段:该带目前评价的具有代表性的盐湖有扎布耶 茶卡、当雄错等,成矿背景良好,工作程度较高。

  展望未来,我们认为基于青海盐湖提锂的经验积淀、技术创新及技术外溢,加上道路和电力 基础设施的逐步完善(工业用电短缺在短期内难以彻底解决,但可建设光伏、光热),西藏盐 湖的资源潜力有望得到持续的挖掘。尤其盐湖提锂技术突破,如膜法、原卤吸附等,有望在 不大规模建设盐田、不带入化学试剂的前提下,为绿色开发带来更多可行性。虽然在西藏开 展盐湖提锂的过程无疑艰苦、挑战巨大,但前景光明,对于中国锂资源保供的战略意义深远。

  锂资源是新疆的优势矿产之一,矿石锂与盐湖锂皆具,但其矿石锂资源的潜力更大。新疆的 盐湖资源主要是位于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若羌县(塔里木盆地东部)的罗布泊干盐湖,以及 位于西昆仑-喀喇昆仑成矿带的苦水湖、红山湖、黄草湖硼锂矿等。其中,罗布泊干盐湖是世界级的超大型钾盐矿床,并共生钠、镁以及伴生锂、硼等元素,面 积达到 10350 平方公里,海拔高度 780 米。2006 年,国投新疆罗布泊钾盐公司开始建设硫 酸钾产能,目前国投罗钾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单体硫酸钾生产商,具备 150 万吨/年的硫酸钾产 能,与青海察尔汗盐湖一同形成了中国两大钾肥生产基地的格局。2022 年 6 月下旬,国投罗 钾规划启动锂资源综合利用的工程建设,拟利用提钾后的老卤、基于“铝系吸附剂+膜法”工 艺提锂、规划年产 5000 吨碳酸锂,建设内容包括老卤输送、盐田摊晒、吸附、膜处理和蒸 发、沉锂、干燥及附属设施,若审批和建设进度如期推进、计划于 2023 年底竣工。

  据我们观察,在南美“锂三角”区域绿地盐湖项目的开发中,尤其在对于阿根廷新兴盐湖的 开发中(该国目前有 27 个项目处于勘探、建设和生产阶段,其中 2 个在产),目前吸附法已 成为与沉淀法同等重要的工艺路线。主要原因在于,部分盐湖的资源禀赋、卤水组分和地理 条件不完全适合建设大面积的盐田,或者资源商在经过工艺的比较和评估后,认定采用吸附 法的生产效率和经济性将更佳。我们认为,若将中国盐湖开发的经验和技术积淀复制在南美, 将大幅加快项目的建设、调试和达产进程,而由海外资源商或海外初创型提锂技术公司开发 的工艺,则尚待实践的检验,其达产过程将难以一蹴而就。此外,部分阿根廷盐湖虽然在初 期产能中采用了传统的盐田沉淀工艺,但未来配套设施成熟、时机成熟后,不排除将在二期 的扩能中采用吸附等创新工艺,从而大幅提高生产效率。

  Rincon Mining 旗下矿权覆盖了阿根廷 Rincon 盐湖绝大部分的区域,自 1998 年开始,围绕 Rincon 盐湖的提锂工艺开发已持续超过 20 年,是一个颇具历史的阿根廷大型盐湖卤水项目。2021 年底全球矿业巨头 Rio Tinto 披露以 8.25 亿美元收购私募股权投资集团 Sentient Equity Partners 旗下的 Rincon Mining,切入阿根廷盐湖锂资源的开发。根据 Rincon Mining 的规 划,设计采用原卤吸附+膜分离的耦合工艺年产 5 万吨碳酸锂,已在矿区建成了试验工厂。我们认为,综合考虑 Rincon 盐湖的卤水组分,鉴于其锂离子浓度平庸、镁锂比偏高,因此并 不适合采用盐田沉淀工艺,较为契合采用吸附法提锂。

  Rincon 盐湖位于阿根廷萨尔塔省,海拔 3765 米,Rincon Mining 总计控制 830 平方公 里的矿权,覆盖 94%的盐滩面积,周边少部分非核心矿权归属 Argosy 等公司所有。根 据 2021 年 7 月更新的资源与储量报告,Rincon Mining 矿权拥有:(1)总储量 198.46 万吨 LCE,平均锂离子浓度 359mg/L。(2)探明+控制资源量 580.24 万吨 LCE,平均 锂离子浓度 367mg/L,另含推断资源量 596.55 万吨 LCE,平均锂离子浓度 390mg/L。(3)据部分区段样本,镁锂比 9.4~10.8。我们认为,Rincon 的锂离子浓度在南美“锂三 角”位于二、三线,镁锂比高于南美主力盐湖,但在全球范围仍较为理想,此外 Rincon 也是阿根廷所剩寥寥、矿权完整的大型盐湖项目,因此具备一定的稀缺性。

  Rincon 盐湖的基础设施条件理想、淡水供应充裕。(1)道路:国家高速公路将项目与萨 尔塔首府相连,此外距离 30 公里处还有铁路线,通往智利港口安托法加斯塔、阿根廷 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便于物资补给和产品运输。(2)淡水:据地质勘查,冲积扇地表 下的淡水可支撑 10 万吨以上的年产能,且公司已获得近乎独家的淡水使用权。(3)能 源:项目距离跨安第斯山脉的高压电网仅 1 公里,公司还与盐湖周边一座大型光伏电站 签署了意向协同。(4)萨尔塔的矿业政策总体友好,项目也与北部胡胡伊省的 Olaroz、 Cauchari-Olaroz 等在产、在建盐湖相距不远,未来有望形成群聚效应。

  法国 Eramet 通过子公司 Eramine Sudamrica 全资控股位于阿根廷萨尔塔省的 CentenarioRatones 盐湖,由北部 Centenario 盐湖与南部 Ratones 盐湖组成,矿权覆盖整个盐滩,且 为永久性矿权,总面积约 500 平方公里,海拔 3800 米,目前探明储量 110 万吨碳酸锂当量、 资源量近 1000 万吨碳酸锂当量,平均锂离子浓度近 400mg/L。整体而言,我们认为 Centenario-Ratones 的资源规模较为理想,但论锂离子浓度仅属于二线水准,其与 Rincon 盐湖一道,属于阿根廷仅剩不多的、矿权完整的大型盐湖锂资源项目,未来可整装开发,不 存在需协调和整合矿权的问题,因此具备较高稀缺性,但基建条件将构成挑战。

  在青山入股后,Centenario-Ratones 盐湖于 22Q1 已重启一期 2.4 万吨电池级碳酸锂的产能 建设,计划 2024 上半年试车、2025 下半年达产。首期产能将采用由 Eramet 参与开发的“吸 附+膜分离”技术,从原卤中直接提锂,预算投资约 5 亿欧元,未来该盐湖的资源储量足以支 撑 Eramet 和青山各自建设多期的产能。根据可研和试验性工厂参数,该技术有望实现高达 90%的回收率(传统盐田工艺仅 40~50%),提锂周期仅需要 1 周(南美盐田晒卤需 18 个 月),评估碳酸锂现金成本仅 3500 美元/吨。我们认为,该工艺与 Livent 及中国青海部分盐 湖的设计有相似之处,但区别在于其吸附并非“选择性吸附”,而是将阳离子均匀吸附浓缩,在 后端膜工段才进行分离,鉴于纳滤膜处理浓度的限制、分离小分子(镁锂、钠锂)的效率以 及膜本身的损耗,该工艺流程在大规模连续生产中的效率、实际资本开支强度、产能磨合周 期有待验证。

  Lake Resources通过兼并 LithNRG控制阿根廷卡塔马卡省Kachi盐湖项目 100%的所有权。在正在制作的 DFS 中,规划一期年产 5 万吨碳酸锂。在开发利用上,公司引入了美国的提 锂技术企业 Lilac Solutions 作为技术合作伙伴,将采用 Lilac 专利的离子交换技术进行直接 提锂,而作为对价,Lilac 将获得 Kachi 盐湖项目至多 25%股权。在产品包销方面,Kachi 的 规划产能已被阪和兴业和福特汽车锁定完毕。

  Kachi 盐湖项目位于阿根廷的卡塔马卡省,距离 Livent 旗下的 Fenix 提锂设施约 100 公 里,矿权面积约 705 平方公里。根据 2018 年的初次资源量评估,项目具备控制+推断 等级锂资源总量 440 万吨 LCE、氯化钾资源总量 3070 万吨,平均锂离子浓度 221mg/L、 平均钾浓度 4380mg/L,镁锂比约 4.7:1。其中,控制资源量为 100.5 万吨 LCE,平均锂 离子浓度 289mg/L,推断资源量为 339.4 万吨 LCE,平均锂离子浓度 209mg/L。鉴于 项目的矿权面积较大,未来通过投入勘探、扩大锂资源量的空间较大,不排除将达到 800~1700 万吨 LCE。

  根据 2022 年 1 月启动的 DFS,Kachi 项目的设计年产规划从 2.55 万吨大幅提升至 5 万 吨 LCE。Kachi 将采用 Lilac Solutions 专利的新型离子交换技术,高效、快速、环境友 好的从盐湖卤水中提锂,试验回收率可达 80~90%,并可生产电池级的碳酸锂产品。2021 年 9 月 Lake 与 Lilac 签署协议,Lilac 将提供提锂技术、工程团队,负责建设矿区试验 性工厂,作为对价可至多获得 Lake 所持 Kachi 盐湖 25%的股权(完成技术测试即获得 初始 10%,之后陆续完成项目示范工厂测试和产品检验则获得 5%和 10%),并将负责 商业化开发中约 5000 万美元的融资。而 Lilac Solutions 作为一家新兴的美国提锂技术 企业,已吸引包括比尔盖茨领导的突破性能源基金、麻省理工学院 The Engine 支持基 金、Chris Sacca 的 Lowercarbon Capital、宝马、住友和 SK Materials 等的投资。(报告来源:未来智库)

  Sal de Los Angeles(SDLA)项目位于阿根廷萨尔塔省的普纳高原地区,距离智利港口安托 法加斯塔港口 700 公里,靠近 Hombre Muerto 盐湖。SDLA 项目占据 Salar de Diablilos 盐 湖 95%以上的面积,由西藏珠峰的阿根廷子公司 PLASA(锂钾公司)控股,总面积 116.51 平方公里,平均海拔 4050 米,拥有锂、钾和硼等多元素。此前该项目主要由加拿大 Lithium X 开发,2017 年被西藏珠峰旗下参股公司并购,在 2019 年 2500 吨的中试线 年陆续与久吾高科、中南锂业、长沙有色、青海盐湖所等分别就推进吸附耦合膜法中试 研究和电化学脱嵌法提锂中试等项目签订了合作协议,并在 2022 年与蓝晓科技、启迪清源、 中电建国际等合作推进年产 5 万吨碳酸锂当量产能建设。

  在资源量上,西藏珠峰已更新 NI43-101 报告。根据 2018 年 8 月公告,SDLA 项目具备 资源总量 38.5 万吨锂金属量,折合 205 万吨 LCE,全矿床平均锂离子浓度 490mg/L, 其中探明+控制资源量30.75万吨锂金属,折合164万吨LCE,平均锂离子浓度479mg/L, 钾资源量 420.5 万吨,折合氯化钾 803.2 万吨,镁锂比在 3.7 以下。

  韩国 POSCO 旗下的 Sal de Oro 项目位于阿根廷卡塔马卡省与萨尔塔省交界处 Hombre Muerto 盐湖的东北部。该项目原属于 Sal de Vida 项目的北部区域,2018 年 POSCO 从银 河资源(银河资源已与 Orocobre 合并为 Allkem)手中以 2.8 亿美元收购。为推进盐湖锂资 源的开发利用,POSCO 于 2018 年正式成立 POSCO Argentina,后续进一步实施了勘探, 并于 22Q1 正式启动项目建设,计划在 2024 上半年投产 2.5 万吨氢氧化锂。

  在扩大勘探后,Sal de Oro 项目的锂资源储量约 1350 万吨 LCE,较 2018 年收购之初 的 220 万吨 LCE 大幅增长,锂离子浓度约 920mg/L、且镁等杂质的含量较低。2019 年 2 月,POSCO 通过进一步收购整合,已将矿权面积增加至 228 平方公里。

  POSCO 在项目上采用自主研发的直接提锂技术,规划在盐湖矿区配套的锂加工厂中先 提取磷酸锂,之后再运至 Gemes 通用工业园工厂生产氢氧化锂和碳酸锂产品。2022 年 3 月底,位于阿根廷的 2.5 万吨氢氧化锂生产线 年上半年竣工, 总资本开支约为 8.3 亿美元(0.95 万亿韩元),庞大的资源量支撑 LOM 超过 50 年。产 线的运营和融资将由子公司 POSCO Argentina 全权负责,POSCO 集团还计划从 2024 年底开始将产能提高到 5 万吨,至 2028 年产能将逐步增加到 10 万吨。

  POSCO 于 2010 年自主开发直接提锂技术(PosLX,Posco Lithium eXtraction),是一 种新型磷酸盐沉淀-膜电解技术,可以先盐田蒸发浓缩、用氢氧化钠除镁钙、加入磷酸钠 来沉淀析出低溶性磷酸锂、加入过量磷酸形成磷酸锂溶液,再利用电解法生产氢氧化锂。该工艺优势在于生产中的进料物可以多元选择且所需浓度远低于碳酸盐沉淀法,同时生 产中可实现磷酸的回收、晒池面积也可以大幅缩小、提锂效率进一步提升,但化学试剂 成本较高。早在 2011 年 POSCO 便已在韩国开始试验性生产,并在 2017 年实现了 2500 吨规模的运营,在 Sal de Oro 项目上则是首次得到商业化生产的机会。

  Cauchari-Olaroz 盐湖锂资源项目位于阿根廷胡胡伊省 Olaroz 盐湖的东南部以及 Cauchari 盐湖之上,海拔高度 3940 米,毗邻 Allkem 旗下在产的 Olaroz 盐湖提锂设施,CauchariOlaroz 也是 2022 年内唯一有望投产的绿地盐湖项目(其余皆为棕地扩能)。加拿大美洲锂业 (LAC)自 2009 年启动了项目的勘探,2016 年 LAC 与 SQM 成立 50/50 的合资公司、共同 推进项目的设计和开发,后续赣锋锂业受让 SQM 的股权,并逐级提高在该项目的股权比例、 于 2020 年获得控股权,LAC 保留参股权。Cauchari-Olaroz 项目一期采用盐田沉淀法,原设 计年产 2.5 万吨电池级碳酸锂,后续调整扩大至年产 4 万吨,有望于 2022 下半年投产,二 期规划至少新增 2 万吨,也有望于 2022 下半年启动建设。

  根据 2019 年 5 月份的资源量和储量评估报告:Cauchari-Olaroz 项目具备锂资源总量 (M+I+I)461.7 万吨锂金属量,折合碳酸锂当量 2457.6 万吨,其中,探明+控制资源量 (M+I)合计372.97万吨锂金属量,折碳酸锂当量1985.3万吨,平均锂离子浓度592mg/L;项目拥有锂资源总储量(P+P)68.29 万吨锂金属量,折合碳酸锂当量 363.5 万吨。

  在开发历程上,Cauchari-Olaroz 原为 LAC 的全资控股项目,在 2016 年 SQM 通过注 资、并与 LAC 成立 50/50 的合资公司 Minera Exar,获得项目 50%股权,共同推进项目 的设计和开发;后续由于 SQM 在智利 Atacama 盐湖上与智利 Corfo 达成了协议,成功 续签并扩大了提锂配额、不再需要分散风险,因此同意向赣锋锂业出售其在 CauchariOlaroz 项目上的股权,在交易完成后赣锋锂业获得 Cauchari-Olaroz 项目 37.5%股权、LAC 方面将股权比例提升至 62.5%;后续赣锋锂业通过陆续提高股权比例、参股 LAC 并为其提供低息债务融资,成功锁定项目 51%的控股权,LAC 保留剩余 49%的参股权;在阿根廷胡胡伊省级投资平台 JEMSE 选择行权参股 8.5%后,赣锋锂业作为第一大股 东、控股 46.7%,LAC 参股 44.8%。Cauchari-Olaroz 项目于 2017 年正式启动建设, 但因行业的周期性波动以及新冠疫情的影响,投产时间延期至 2022 下半年。

  阿根廷 Mariana 项目赣锋锂业:一期 2 万吨氯化锂已开工建设,充分彰显绿色理念

  Mariana项目位于阿根廷萨尔塔省西部的Salar de Llullaillaco盐湖,矿权完整覆盖整个盐湖, 由 Litio Minera Argentina SA(LMA)平台 100%持有,赣锋锂业子公司 MLC(Mariana Lithium) 间接控制项目 100%股权。Mariana 已在 2019 年完成可行性研究,2021 年 7 月进一步更新、 并扩大了资源规模。目前矿区的 2 万吨氯化锂产能已正式开工建设,将为赣锋锂业在中国的金属锂产能提供低成本的上游原料保障。该项目在设计理念上充分考虑可持续发展,专门为 火烈鸟留出自然生态保护区、定期对项目周边进行环境监测、淡水循环利用、同时在盐湖矿 区的生产活动 100%采用绿色能源(建设 120MW 的光伏发电站,并配套锂电池储能)。

  Mariana 项目共覆盖 324.36 平方公里的面积,据 2021 年 7 月更新资源更新报告,锂资 源总量(M+I)为 128.7 万吨锂金属量,折合约 685.4 万吨碳酸锂当量,平均锂离子浓 度 319mg/L。其中,探明资源量达到 83.3 万吨锂金属量,折合约 443.6 万吨碳酸锂当 量,平均锂离子浓度 315mg/L,控制资源量 45.4 万吨锂金属量,折合约 241.8 万吨碳 酸锂当量,平均锂离子浓度 326mg/L,此外项目还具备推断等级资源量约 23.8

  Tres Quebradas(3Q)项目位于阿根廷卡塔马卡省的西南部,地处普纳高原“锂三角”南端, 海拔 4100 米,距智利边境仅 25 公里,是全球锂离子浓度最高的盐湖资源绿地项目。紫金矿 业于 2022 年 1 月完成对 Tres Quebradas 项目 100%股权并购,该项目的矿权面积超过 350 平方公里(且采矿权年限被授予 99 年)。项目一期采用沉淀法年产 2 万吨电池级碳酸锂,已 于 2022 年 3 月正式开工建设,规划 2023 年底建成投产。此外,紫金矿业将继续推进二期可 研,计划将产能扩大至 4-6 万吨,同时为了提升回收率等,后续公司或基于其拿手的湿法冶 金工艺对 2 期采用新工艺。

  Tres Quebradas 项目资源量大、品位较高、杂质低,开发条件好。根据公司 2021 年 11 月的 FS 披露:(1)在 400mg/L 锂离子浓度边界品位下,项目拥有的碳酸锂当量总资源 量约 763 万吨,其中探明资源量、控制资源量合计达 100.9 万金属吨(M+I),折 LCE 为 536.9 万吨,平均锂离子浓度 637mg/L;推断等级资源量约 42.5 万金属吨,折合 LCE 为 226.1 万吨,平均锂离子浓度 561mg/L。(2)项目拥有总储量(P+P)31.3 万金属吨, 折合 LCE 为 167.2 万吨,占探明+控制资源量的 31%,平均锂离子浓度约 786mg/L。(3)项目杂质少,Mg/Li 范围约为 1.77-4.12,而 SO4/Li 比例则在 0.48-0.53 左右。

  Sal de Vida 盐湖项目位于阿根廷卡塔马卡省的 Hombre Muerto 盐湖的东南部,位于 Livent 在产 Fenix 基地以东、POSCO 的 Sal de Oro 在建项目以南,由 Allkem(整合银河资源,更 早为银河资源收购的 Lithium One)控制 100%权益。该项目的资源体量、卤水禀赋较为优 异。经过历史上多轮的资源量评估、工艺论证、现场试验线的建设,项目最终采用分阶段开 发的策略,一期年产 1.5 万吨电池级碳酸锂已开始动工,计划 2023 下半年投产,未来二期 将新增 3 万吨,建成后的总年产能将达到 4.5 万吨碳酸锂。

  根据 2022 年 2 月的更新披露:阿根廷 Sal de Vida 项目拥有锂资源总量(M+I+I)合计 129 万吨锂金属量,折合约 685.1 万吨碳酸锂当量,平均锂离子浓度 752mg/L。项目总 储量(P+P)为 32.7 万吨锂金属量,折合约 174 万吨碳酸锂当量。此外,盐湖项目的 Mg、Ca、B 杂质含量低,能以较为简单的工艺获得电池级碳酸锂。

  项目所建设的蒸发池面积约 13 平方公里(1300 公顷),工艺流程将以沉淀法为主,先 后通过缓冲池(Buffer ponds)、软化、离子交换和结晶工艺实现碳酸锂产品产出:(1) 通过石灰将卤水进一步浓缩、进料;(2)用烧碱溶液加热,使 Ca、Mg 沉淀析出;(3) 利用离子交换设备来降低 Ca 和 Mg;(4)加入纯碱,在高温下生成碳酸锂。

  盐田沉淀法是锂行业内商业化案例最多、最传统的盐湖提锂工艺,尤其在资源禀赋、自然条 件优异的南美一线盐湖项目上大多采用此路线。目前主流沉淀法分成两类,一类是以 SQM 以及雅保在智利 Atacama 盐湖为代表的盐田蒸发沉淀法,另一类是以 Allkem 的 Olaroz(在 产)、赣锋/LAC 的 Cauchari-Olaroz(在建、即将投产)为代表的沉淀法,除了依靠蒸发滩晒, 还在盐田中加入大量生石灰,以降低硫酸根和镁离子。过去的沉淀法属于一种成熟但相对粗放式的工艺,不仅锂的整体收率较低,同时后端的碳酸锂产品也以工业级为主。但伴随全球矿产行业环保标准的提高、欧美新能源汽车终端下游对 于 ESG 愈发严格的要求、以及需求侧的爆发式增长对于锂资源供给效率的需求,我们关注 到传统粗放式的盐田沉淀法正在走向精细化,对于锂在盐田系统中的损失研究的更加深入, 大部分产能均在追求精益生产实施技改,从而在不扩大卤水抽取、不扩大淡水消耗,甚至在 大幅减少卤水抽取、减少淡水消耗的前提下,实施提锂产能的大幅增长,优化产品品质。

  智利 Atacama 盐湖SQM:全球最大的盐湖提锂企业,大幅扩产的同时显著降低抽卤量

  智利 Atacama 盐湖位于南美锂三角区的智利北部安托法加斯塔地区,盐湖长约 100 公里、 宽约 80 公里、海拔约 2300 米(十分理想),是全球锂离子浓度最高、已探明资源量最大的 盐湖,玻利维亚的乌尤尼盐湖在未来锂资源量的潜力上大概率将超过智利 Atacama,但其锂 离子浓度和卤水组分远不如 Atacama 理想。目前在 Atacama 盐湖开展钾、锂资源开发的主要是智利 SQM(智利化工矿业公司)、美国雅 保(Albemarle Corporation)两家企业,根据智利 1983 年的新矿业法(锂是不可被授予矿 权的战略金属),二者均不具备盐湖主要区段的采矿权,均需从矿权所有人智利国有机构 Corfo 手中获得租约以及提锂额度进行生产。SQM 自 1993 年即与 Corfo 签订租约,开采权 面积覆盖 819.2 平方公里(81920 公顷),近一次续签的租约至 2030 年到期,SQM 拥有锂 金属配额为 34.95 万吨锂金属量,折合碳酸锂当量 186 万吨,未来租约到期后需重新谈判。

  SQM 在 Atacama 盐湖矿区主要由 4 个部分组成,包括矿源与水供应系统、蒸发池、硫 酸钾区域(SOP)以及氯化钾区域(MOP)。其中,2021 年已建有 379 口平均深度在 39.5 米的抽卤井、360 个合计 25.55 平方公里(2555 公顷)的蒸发池(10.33 平方公 里用于蒸发提取氯化钠、9.86 平方公里用于蒸发提取氯化钾、硫酸钾和氯化钠、5.36 平 方公里用于提取光卤石、氯化锂及菱镁矿),同时配有 9 个加工厂等。而在 Carmen 生 产区,主要设施包括氯化锂等储存区、碳酸锂工厂(硼 SX、净化、碳化环节)、氢氧化 锂工厂等。

  成本最低:凭借资源禀赋,SQM 生产的碳酸锂成本处全球低分位,根据 2021 年技术报 告评估(在全球通胀的大背景下),包括原料消耗和人工在内的生产运营成本约 3000 美 元/吨,而历史上曾一度低于 2000 美元/吨。但需注意,SQM 包括雅保均需向智利 Corfo 支付从价计征的租约费用(钾、锂产品),根据售价采用进阶费率、最高一档达到 40%。

  在工艺流程上,SQM 采用经典的盐田沉淀法,在 Atacama 盐湖周围的蒸发池中通过太阳能 蒸发,逐级沉淀出岩盐、钾石盐、光卤石,最后得到 5.6~6.2%的富锂老卤(晒卤周期约 12 个月),再将此老卤通过卡车运输至安托法加斯塔港口附近的 Salar del Carmen 进一步处理, 萃取除硼、除杂、沉锂得到碳酸锂。其中的关键要点在于,SQM 过去构建盐田的思路是以钾 为主产品、锂为副产品,因此建成了两处大规模的盐田分别生产氯化钾、硫酸钾,过去提锂 产能不足(需求未起来)主要是将含锂的老卤直接出售或者回注矿区,因此在目前锂的产能 扩张中,SQM 无须再新建盐田、无须扩大抽卤量、也无须扩大钾肥的生产规模(甚至在减 少),便可快速、Capex 可控、相对灵活的提高盐湖矿区的锂资源产能。为了满足更高的 ESG 标准,降低抽卤、盐湖资源开发对于生态环境和周边社区的影响,SQM 的可持续发展方案中计划减少陆地淡水消耗、减少碳排放、减少盐湖抽卤。其中,(1)计划 在 2019 年的基础上即刻减少 30%的陆地淡水用量,至 2030 年削减 50%的用量;(2)至 2040 年实现全部产品线的碳中和,锂、钾和碘在 2030 年提前实现;(3)通过提升收率和生 产效率,在 2020 年 11 月份开始主动将卤水抽取量即刻降低 20%,直至 2030 年达到减少 50%抽取量的水平。

  在智利 Atacama 从事盐湖资源开采的另一资源商为美国的 Albemarle Corporation(雅保公 司),是全球最大的锂及其衍生物生产商。雅保及其前身(从 Foote、Cyprus Foote、Chemetall、 Rockwood 最后到雅保)在智利 Atacama 盐湖的开发历程悠久,在 1960 年代发现卤水资源、 1975 年初与智利政府签署富锂老卤开发的长期协议并获得首期 20 万吨锂金属量的开采配 额、1981年启动盐田建设并于次年启动 La Negra锂盐厂的建设。2015年雅保并购 Rockwood 正式切入锂行业,并于 2016 年底与智利 Corfo 重新签订盐湖租约,目前围绕 Atacama 已建 成约 8.5 万吨/年的碳酸锂产能。

  根据雅保在 2016 年底与智利 Corfo 重新达成的协议,Atacama 盐湖的租约期限延长至 2043 年,矿权面积约 167 平方公里(16700 公顷),提锂配额在原来 20 万吨锂金属当 量剩余数量的基础上,额外新增 262,132 吨,从而将雅保手中总额度提升至 340,170 吨 锂金属量(截至 2021 年 8 月底数据),折合超过 181 万吨碳酸锂当量,配额使用的到 期时间为 2044 年 1 月 1 日。

  与同在 Atacama 经营的 SQM 相比,雅保的租约面积更小,但锂离子浓度同样优良, Atacama 盐湖盆地的最低、最高、平均锂离子浓度分别达到 900mg/L、7000mg/L、1400 mg/L。据雅保 2021 年报披露,矿区内拥有锂资源总量(探明+控制+推断)为 149.1 万 锂金属量,其中探明+控制资源为 136 万吨锂金属量,对应平均锂离子浓度 1959mg/L;矿区拥有锂资源储量(证实+概略)为64.7万吨锂金属量,对应锂离子浓度高达2071mg/L。

  在生产流程上,雅保与 SQM 类似但在除杂环节又略有不同。在抽取含锂约 0.2%的原卤 后,利用太阳能在盐田中蒸发浓缩,在 5 套的盐田系统中滩晒 18 个月后(SQM 仅需 12 个月),将富集至约 6%的老卤运输至位于安托法加斯塔港口附近的 La Negra 工厂进行 碳酸锂的生产。与 SQM 差异最大之处在于,雅保的盐田系统最初便以锂作为主产品、 钾肥仅作为锂业务的副产品,因此雅保的盐田面积较小。但其每一次的产能扩张均需要 投建新的盐田蒸发系统、并蒸发晒卤,加上出货产品严格要求以电池级为标准,因此其 产能爬坡与产品认证周期较慢。

  Olaroz 盐湖位于阿根廷胡胡伊省,距离智利边境不远,物流运输相对便利,其资源体量位于 全球前列。Allkem 的前身 Orocobre 在 2008 年即对 Olaroz 盐湖进行勘探,2010 年引入日 本丰田通商(TTC),加上阿根廷胡胡伊省投资平台 JEMSE 的干股股权,三方分别持有项目 运营平台 66.5%、25%和 8.5%股权。Olaroz 项目于 2012 年 11 月启动建设、2015 年初投 产、4 月份发出首批商业化生产的碳酸锂产品,当时是 20 多年来第一座新投产盐湖提锂设 施。此外,该项目还是日资企业在南美锂资源的重要布局,日资股东、日系银团为项目的一 期、二期建设提供了低息的贷款支持,日本国资的 JOGMEC 提供了担保,碳酸锂产品由丰 田通商独家代理销售。Olaroz 一期建成产能为碳酸锂 1.75 万吨/年,2022 下半年二期投产 后,碳酸锂总产能将扩大至 4.25 万吨/年。

  在工艺流程上,基于传统的蒸发沉淀法,根据卤水组分特点,公司还在盐田中加入生石 灰以降低硫酸根和镁离子,后续的除硼、除杂、沉锂环节皆为传统工艺。Olaroz 盐湖的 最大淡水消耗小于 20L/s,低于行业标准,并未设置尾卤储存设施,生产过程中的卤水 尾液重新注入循环系统,晒池中沉淀的盐类每三年收集清除一次。

  Olaroz 在 2015 年投产以来并非一帆风顺,曾经因盐田系统中的卤水浓度波动、产品品 质较低(仅能生产“粗碳级”的碳酸锂)而饱受质疑,经过全面评估、盐田系统优化、 作业流程规范化、管理层变更后,目前生产已得到稳定(进入车间的老卤浓度稳定在 7000-7500ppm 范围内),一期产量实现设计水平的~75%,碳酸锂磁性颗粒下降 93%, 电池级碳酸锂的产量占比在 22Q1 为 35%,未来有望提升至 50%。但我们关注到,Olaroz 一期产量的提升得益于将二期建成的盐田提前投入使用,因此未来二期建成后,该项目 整体的产能利用率依然有待验证。

  在下游客户方面,Allkem 前身 Orocobre 已与丰田汽车与松下合资的电池公司 PPES 签 署了长期供应协议,至 2025 年每年供应至多 3 万吨碳酸锂当量的锂盐产品。我们认为, 未来 Olaroz 将成为日系锂电企业实现锂资源保供的重要战略支点。

  银峰盐湖(Silver Peak)位于美国内华达州的 Clayton Valley。该地区曾经是美国历史上著 名的银矿、金矿产区,故形成了以“银峰”命名的矿业小镇。银峰盐湖的资源开发历程最早 可追溯至 1860 年左右,后由 Foote Minerals 公司在 1966 年正式启动开采,是全球最早将 锂作为主产品的盐湖项目,具备里程碑意义,后续 Foote 被 Chemetal(凯密特尔)整合、而 Chemetal 又为 Rockwood Holdings 整合、最后被 Albemarle(美国雅保公司)整体兼并, 后续雅保又将 Chemetal 作为表面处理业务的独立子公司出售给了巴斯夫。在资源禀赋方面, 虽然银峰盐湖的锂浓度并不理想,但镁锂比极低,仅 1.3/1.4:1,因此适用于蒸发沉淀法进行 浓缩分离。时至今日,银峰盐湖依然是雅保在美国本土唯一在产的锂资源基地,具备约 6000 吨的碳酸锂年产能力,并正在加快推进在 2025 年前扩能至 1.2 万吨的产能倍增计划。

  雅保公司在银峰盐湖的采矿权覆盖 1.35 万英亩的区域(超过 1.05 万英亩由公司持有, 其余向美国政府租赁),矿权周边的非核心区域也有数家初创资源商从事盐湖以及沉积 岩型锂资源的勘探。根据 2021 年年报披露,银峰盐湖拥有:(1)资源总量 98 万吨锂金 属量,其中控制+探明资源量合计 35 万吨锂金属量,对应锂离子浓度 145mg/L,推断资 源量为 63 万吨锂金属量,对应锂离子浓度 121mg/L。(2)探明总储量合计约 62 万吨锂 金属量,锂离子浓度 83mg/L。

  在生产中,银峰盐湖的卤水在盐田系统中(面积超过 16 平方公里)需要花费约 2 年时 间蒸发富集至 5000ppm 的含锂离子浓度,并初步除杂,再运输至盐田附近的配套锂盐 厂生产碳酸锂产品。虽然经历了长期的开采,银峰的资源禀赋按照当前的生产强度依然 可以支撑约 20 年的开采寿命,可为雅保补充供应一定规模的工业级锂盐产品。

  除了典型的盐湖卤水,在油田水、海相深部卤水、地热卤水中也蕴藏丰富的钾锂资源。由于 此类项目难以建设盐田进行蒸发浓缩,因此必须采用原卤吸附等创新的提锂技术。不过鉴于 深层卤水打井的经济性问题、卤水抽取的持续性难以预测、提取油气与提锂相互“打架”、部 分项目不允许卤水回注、综合利用的可行性等问题,目前尚未得到商业化。由于此类项目多 主打绿色、可持续的锂资源开发,因此成功吸引了通用、大众、雷诺、斯特兰蒂斯、LGES、 优美科等下游的头部企业签署承销协议,但我们认为主要属于“风头”。整体而言,我们判断 在目前成熟在产的深层卤水溴矿、地热电站的基础上,嫁接新增吸附法直接提锂的装置,是 更可行的商业化路径,成败的核心在于两点:尾卤能否回注、与现有生产运营能否兼容。(报告来源:未来智库)

  标准锂业(Standard Lithium)卤水提锂旗舰项目为美国 Arkansas Smackover 项目,由位于 阿肯色州的 Lanxess 项目和 SWA(South-West Arkansas)项目组成,均位于 Smackover 地层上。与其他卤水提锂项目不同,公司采用的是卤水原料是液体溴矿或油气田的副产品。截至 22Q1,标准锂业立足 Lanxess 项目一方面已与 Lanxess AG 正式签署协议、全力推进 Feed研究,规划2022Q4形成DFS,同时通过定向发行获得科氏工业集团旗下Koch Strategic Platforms 的 1 亿美元投资,并约定承购未来的锂产品、开展进一步合作。

  Lanxess 项目和 SWA 项目均处于美国阿肯色州卤水最丰富的 Smackover 地区,该区域 为美国油田和溴工业的核心,Smackover 地层具有全球最优异的溴含量(比海水高 30 倍),因此 Albemarle、Lanxess AG 等均在此设有提溴工厂。但在油田、溴的生产中, 含锂的废卤之前是被注回地层,并未得到利用。因此,Standard Lithium 分别与全球专 业化学品公司 Lanxess 以及 Tetra Technologies 达成协议,计划利用二者生产过程中的 废卤进行提锂。

  根据两大项目的 PEA:(1)Lanxess 项目是 Standard Lithium 的旗舰项目,主要原料为 提溴之后的副产品卤水。项目占地约 15 万英亩,推断总资源量 59 万吨锂金属量,折合 314 万吨碳酸锂当量,平均锂离子浓度 168mg/L。(2)SWA 项目位于 Lanxess 项目以 西 40 公里处,该卤水区域主要用于生产石油和天然气,提锂原料为提取烃的副产品。根据公司披露,推断锂资源量 22.5 万吨金属量,折合 119 万吨碳酸锂当量,平均锂离 子浓度 255mg/L。

  截至 2022Q1,标准锂业已与 Lanxess AG 达成协议,并成立全资公司负责 Lanxess 项 目所有开发,推进前端工程设计(FEED),在此期间拥有项目 100%权益,计划 2022Q4 完成 DFS 报告,在完成 DFS 后,Lanxess AG 可以选择收购项目不少于 30%、至多 49% 的股权。此前,标准锂业也通过定向发行获得了美国工业巨头科氏工业集团下属投 资平台 Koch Strategic Platforms 的 1 亿美元投资,用以合作推进项目开发及直接提锂 工艺的产业化,同时 Koch 也签署了意向书将承购项目未来生产的锂产品,并帮助项目 采购关键原料及试剂。

  雅保作为全球第二大的溴特种化学品生产商,依托约旦死海和美国阿肯色--全球两大品位最 佳的溴资源地从事资源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