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34900金盘算开码结果 > 正文内容

师长出身黄埔上级却评价:作战虽然勇敢但军事能力薄弱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2-08-04

  在工农红军历史上,红军主力部队存在过两个红33师,分别是江西苏区红11军33师和鄂豫皖苏区红11军33师,本文介绍的是鄂豫皖苏区红11军33师。

  1930年1月20日,为对付敌人围剿,六安中心县委将在两个多月前的六霍起义中成立的几支游击队,集中到了流波疃,宣布成立工农红军第11军33师,师长徐百川,政委鲍益三,下辖第106、107、108三个团共200余人,其中106团长冯小田(又名冯晓山,1930年牺牲)、107团长徐育山(1930年牺牲)、108团长王仲廉。

  师长徐百川,原名张开泰,又名张泉,1901年出生于安徽长丰,1925年入黄埔军校三期学习,参加过东征作战、北伐战争、南昌起义和广州起义,后被奉上级命令回安徽老家领导农运。政委鲍益三,原名朱雅清,1900年出生于安徽六安,曾任霍山县委成员,1929年11月六霍起义中首先领导发动独山起义,并自任起义总指挥。

  虽然成立了主力红军,这一带也没有蒋军正规军,但皖西根据地的形势还是非常严峻。首先就是军事干部的缺乏,第106、107团的正、副团长和党代表都是工人、农民,虽然不缺革命热情,但缺乏必要的军事知识,连几十人的队伍的正规化训练都做不好。只有师长徐百川、第108团副团长毛正初(黄埔六期),是接受过正规军事教育的军校生。

  不过,徐百川、毛正初虽然挂着“黄埔生”的金字招牌,但六安县委给上级的报告中,却评价说,此二人虽然非常勇敢,但军事能力也都薄弱。想想也是,如果军事素质硬的话,也不会被派去做农运。为了提高部队战斗力,红33师曾收编土匪王仲廉的部队为第108团,不过由于这批人匪性难改,最终不得不与他们断绝来往。

  红33师成立后,徐百川就打算进攻霍山县城,给当地地主阶级一点厉害看看。根据情报显示,霍山城内只有民团150人,实力稍弱于红33师,但徐百川率部队硬攻了大半天,由于兵力不集中,最后还是没能攻下来。这次战斗,红33师被俘3人、牺牲1人,也可见此时的红33师战斗力弱。

  霍山战斗失利后,红33师退回后方整顿队伍,1930年2月初,六安、霍山南部的潜山县也发生了起义,并成立了由王效亭指挥的潜山独立师(1930年4月改称红11军34师),红33师派出一支小部队前去联系。为准备再度攻打霍山,应徐百川的邀请,在商城县活动的红32师师长周维炯带领两个团前来支援。

  周维炯军事能力较强,在他的带领下红32师战斗力也非同一般,且这两个团拥有步枪200支、驳壳枪50支,实力比红33师强太多。于是徐百川便让周维炯担任两师联合作战总指挥。但联合作战还没开始,红32师后方又传来急件,让周维炯先带部队去和、戴克敏指挥的红31师会师,联合作战的事情只能暂时先搁置。

  听说红32师离开了,皖西周边的几个民团又联合起来进攻红33师,虽然双方总兵力加起来不过千人左右,但你来我往打得非常激烈,民团联军中,又以英山县民团最为积极。为了消灭英山县民团这个老对手,1930年4月,徐百川率红107团攻占英山县城,虽然没有全歼民团,但却意外缴获了一门仅有三发炮弹的迫击炮——这是鄂豫皖红军缴获的第一门蒋军迫击炮。

  1930年4月10日,周维炯再次率红32师的两个团过来支援徐百川,两支部队一鼓作气,终于强攻下了霍山县城。事后统计,红32师缴获了80支枪,红33师只缴获了5支,虽然按照战前的协商,红32师应该把缴获的都送给地方武装,但周维炯因这次战斗部队伤亡较大,便拒绝了交出的要求,这对两军之后的合作多少有些负面影响。

  鉴于霍山县长带着残部几十人东逃河口镇,红33师提出继续向东追击,并趁机解放漯河以西全部地区,但周维炯继续以部队伤亡较大、过于疲劳需要休整为由,徐百川只好命徐育山、冯小田率红33师的两个团单独追击,并另抽出一部分兵力支援在潜山活动的红34师。

  徐育山、冯小田很快将这伙残敌包围在河口镇,但由于对方死也不投降,一时也没办法。徐百川命他们攻击1小时,若1小时内解决不了战斗便撤退。但徐育山、冯小田却强攻了三个小时,加上山洪爆发,附近河水暴涨,在周边民团的反击下,红33师被迫撤退,徐育山、冯小田都在渡河撤退中溺亡,之前在霍山战斗中缴获的全部丢失。

  一下子牺牲了两个团长,让红33师士气大跌,六安县委舒传贤召开检讨会议,认为红32师没有及时支援是这次失败的主要原因。此外,红33师师长徐百川没有随部队行动、没有制定行动计划,明显是能力上的不足,应当予以撤职,并由政治部主任姜镜堂接任师长。不苟言笑的姜镜堂化名张民,是黄埔三期生,军事能力上比学弟徐百川还是强一些的,在他的整顿下,红33师又恢复了部分战斗力。

  1930年5月,红1军军长许继慎率军部教导队来到红33师驻地,宣布将红32、33师合编为红1军2师,红33师另抽出一个连,与当地游击队合编为独立1师,潜山地区的红34师则改编为独立2师。后来由于红1军主力离开皖西苏区,独立2师很快失败。原红33师师长姜镜堂、徐百川、师政委鲍益三、原红34师师长王效亭,均在张氏发动的清算中被错杀。

更多